<noframes id="xnf9d"><listing id="xnf9d"><listing id="xnf9d"></listing></listing>
    <form id="xnf9d"></form>

    <noframes id="xnf9d">

        研究動態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研究動態 >> 正文

        全球化、信息化背景下研究生教育改革與發展——第二屆研究生教育學國際會議綜述

        日期: 2020-07-02       審核人:     瀏覽次數: 

        摘要:2019109日,第二屆研究生教育學國際會議在北京召開。會議圍繞“雙一流”建設與研究生教育質量提升、博士生教育、研究生教育評價等議題展開深入探討。通過本次會議,與會代表對“雙一流”建設與研究生教育的關系、21世紀研究生教育尤其是博士生教育面臨的機遇與挑戰以及研究生教育評價等方面的內容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和認識,這有利于更加積極主動地推進世界范圍內研究生教育學的發展。

        關鍵詞:“雙一流”建設;研究生教育質量;博士生教育;研究生教育學

        作者簡介:付鴻飛,北京理工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學院博士研究生,北京100081;李明磊,北京理工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學院助理研究員,北京理工大學研究生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助理,北京100081。

         

        2019109日至10日,由北京理工大學、北京大學、劍橋大學主辦,學位與研究生教育雜志社和北京師范大學協辦的第二屆研究生教育學國際會議在北京召開。本次會議吸引了來自中國、美國、英國、德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內外知名高校的專家學者和研究生教育培養單位代表260余人參會。大會的主題為“‘雙一流’建設及世界研究生教育的改革與發展”,與會代表圍繞研究生教育在“雙一流”建設中的地位與作用、21世紀世界各國研究生教育面臨的機遇與挑戰以及研究生教育評價等議題展開了深入交流與研討。

        一、“雙一流”建設與研究生教育

        高等教育是一個國家發展水平和發展潛力的重要標志,建設高等教育強國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重要工程。201510月,國務院印發了《統籌推進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總體方案》,以推進高校和學科的建設與發展。建設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是黨中央、國務院作出的重大戰略決策,對于提升國家整體教育發展水平和國家核心競爭力具有重大意義。自啟動以來,“雙一流”建設呈現良好的發展態勢,為加快建設打下了良好的基礎。但在“雙一流”建設中仍有一些問題需要探討,如,“雙一流”建設的評價標準是什么?“雙一流”建設中研究生教育的地位與作用是什么?

        1.“雙一流”建設的路線圖與上行式評價

        中國學位與研究生教育學會會長楊衛院士指出,與經濟和高新技術發展相比,我國一流大學的建設周期較長,成長速度和能力提升相對較慢。我國一流大學可能較晚才能引領世界,但一旦引領,將長期持續。隨后,楊衛院士從遴選、目標和維度三個方面對我國“雙一流”建設進行剖析,我國遴選一流大學建設高校是客觀數據輔助下的專家投票,一流學科建設高校是專家認同規則下的客觀評價。楊衛院士認為在“雙一流”建設中要采用上行式的評價方法,即為一種滾動的、不斷往上的評價模式。楊院士提出用“特征學、動力學、統計學、生態學、教育學、哲學”來描繪“雙一流”建設的路線圖并對其進行評估。在特征學階段,主要包括學科特色、文化特色、宣教特色、統計特色、領域特色五個維度,各個大學需要凝練學科優勢,從實際角度出發,結合自身特點與能力制定大學建設總體目標,在特色中爭創一流;動力學方面,主要是選取一些典型的、世界公認的指標,呈現出清晰的動力學上升態勢,包括教育、學術、資源和排名;統計學方面,主要是從學術產出和學術影響力方面進行評價;生態學階段不僅僅看相關的量化數據,

        還要形成一種可持續發展的生態,具有長期保持一流的能力、具有健康的學術生態,不再追求各種排名;從教育學角度出發,一流大學的建設應該是有全球最優秀的學生、可培養一流的師資、可孕育學術界的新學派、形成新的大學教育理念——成為全球教育中心,能夠更好地應對未來的挑戰;從哲學的角度看,“真、善、美”是一流大學建設的最高層次,“真”即成為全球的知識寶庫,“善”即造就各學科、行業的規范指南,“美”即大師云集、大道至簡、大音無聲、大象無形。

        2.研究生教育是構建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的重要基礎

        研究生教育是培育高素質人才和產出高水平科研成果的渠道,是構建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的重要基礎。北京理工大學黨委書記趙長祿在開幕式致辭中指出研究生教育是教育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國民教育的最高層次,其質量和水平決定著高層次人才培養的質量和高水平科學研究的成果。打造一流的研究生教育既是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重要的建設內容,也是一流大學實現其建設目標的重要標志,更是高等院校承擔人才培養使命,服務國家事業的應有之義。因此,在“雙一流”建設過程中必須把研究生教育放在突出位置。在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過程中要進行研究生教育改革與發展,深化內涵式發展。

        二、21世紀研究生教育發展面臨的新形勢

        21世紀以來,經濟全球化、社會信息化以及文化多樣化深入發展,全球新一輪科技革命、產業變革正在加速演進,全球科技創新進入空前密集活躍期,創新驅動成為許多國家謀求競爭優勢的核心戰略。當前世界各國的綜合國力的競爭歸根結底是高素質卓越人才的競爭,人才越來越成為推動社會經濟發展的戰略性資源。習近平總書記在北京大學師生座談會上的講話指出,教育興則國家興,教育強則國家強。高等教育發展水平是一個國家發展水平和發展潛力的重要標志。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教育的地位和作用不可忽視。我們對高等教育的需要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迫切,對科學知識和卓越人才的渴求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強烈[1],教育的先導性、全局性地位和作用更加凸顯。如何適應新形勢、新趨勢、新變化,抓住機遇,高質量發展高等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是我們需要思考的新課題。為此,世界各國和地區政府紛紛推出追求卓越的高等教育改革與發展。

        1.博士生教育國際化

        新的科學技術革命把人類帶入了知識經濟的時代,知識經濟時代的特征不僅使知識成為發展經濟的主要特征,而且還帶來了經濟的全球化和社會的各種變革[2]。澳大利亞墨爾本大學的Richard(Dick)Strugnell教授認為高等教育國際化尤其是博士生教育國際化是教育全球化的主要表現形式,信息技術的快速發展進一步促進了研究生教育的國際化進程。博士生教育國際化的內容十分豐富,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一是留學教育的快速發展,國際學生流動趨勢加大,全球留學生人數由1975年的80萬增長到了2013年的410萬,增長了4倍多;二是知識的國際流動;三是博士生教育的國際合作,包括合作辦學、合作研究、技術合作等方面;四是課程的國際性,例如外語教學、國外學科或專業的本土化以及國際和地區研究,等等。Richard(Dick)Strugnell教授進一步分析了博士生教育國際化所面臨的機遇與挑戰。博士生教育國際化可以為人才“輸入國”提供豐富的人力資源并創造巨大的經濟價值,國際化人才培養和教育國際化的經濟價值成為世界各國加強國際化教育的重要驅動邏輯。同時,通過博士生教育國際化交流與合作可以使博士生豐富國際經驗、建立國際網絡、開展科研合作、發現新的研究契機。但不可否認,博士生教育國際化也面臨著諸多挑戰,如資金、語言、文化多樣性等問題,Richard(Dick)Strugnell教授主張各國高等教育機構相互借鑒、相互包容、合作共享,積極開展校際交往、跨國合作來應對日益嚴峻的挑戰。未來的世界各國將會愈加相互依存、相互依賴,研究生教育國際化的趨勢將會愈加明顯。

        2.博士生培養項目化

        來自德國WZB柏林社會科學中心的MarcTorka教授指出當前出現的一個新的現象是項目制開始從影響科研組織轉到影響博士生培養,從影響經驗豐富的學者轉到影響博士生。MarcTorka教授通過多案例的研究介紹了博士生教育項目化的內涵、動因以及局限性。他指出項目制是在長期的歷史過程中形成的,項目制的研究從16世紀中期開始出現,并在18世紀達到頂峰。項目制一詞將科技政策、資助機構、科研組織、博士生培養過程中對特定項目的適應之間的復雜關系進行概念化。在學術界,項目化主要是指將科研進程視為一個項目的制定、評估和執行的過程,要在一定程度上預測研究的進展和成果,然后決定對不同的領域采用不同的模式和模型。更進一步的研究提出了關于項目制的四種代表性概念:一種事先規劃研究進度的方法;激發新的想法;事后建構個人成就;提供預先規定的活動包(workpackage)。這些概念適用于不同學科,涉及具體研究類型的認知屬性和社會屬性。當然,項目制也引發了諸多學者對預先確定結果的科研項目的批評,有學者認為這種模式顛倒了研究的時間順序,科研項目的可預測性和短期導向與學術自由的理念背道而馳,科研應該是開放的,如是才能釋放研究人員無限的創造力。相反,預先確定的項目只能產出既有的而非創新的、不確定的知識;只能應用既有而非構建新的方法論;只能檢驗既有假設而非提出新的假設。

        3.研究生教育人才培養多元化

        在知識經濟中,社會經濟的發展越來越依賴知識和技術,研究生教育逐漸從社會經濟發展舞臺的邊緣進入中心地位。培養高素質卓越人才,是面向21世紀研究生教育的中心任務。劍橋大學教育學院院長SusanRobertson教授介紹了21世紀研究生教育面臨的機遇與挑戰:技術進步給研究生教育帶來了新的發展機遇,但研究生教育本身也必須提供對未來工作性質持續變革的適應能力。世界各國只有進行更廣泛的對話與合作,才能重塑研究生教育的教學工作,培育面向21世紀的研究生。未來世界是不可知的,是充滿動蕩的,充滿了不確定性和復雜性,我們應該反思,對于研究生教育尤其是博士生教育,我們應該如何培養研究生的高級學習能力,應該為研究生提供何種能力與價值,使其更好地適應未來,培養出適應新時代、擁有應對未來挑戰能力的人才。面向未來的高層次卓越人才應該具有引領未來思想、國際視野、獨立精神和可持續發展能力;應該具有創新意識和批判式思維、發現和應變以及解決問題的能力、團隊合作的能力,等等。多元化的社會呼喚多元化教育,多元化社會應該有多元化人才觀。面向未來重塑研究生教育,應以學習者為中心,有力促進學習者實現價值觀、能力建設和學習方式的全面轉變。只有這樣,我們的社會才能真正順應歷史的發展,才能在全球化經濟時代立于不敗之地。

        4.研究生教育類型多樣化

        21世紀歐洲的博士生教育改革是在“博洛尼亞進程”和“里斯本戰略”的推動下進行的。德國漢諾威萊布尼茲大學BarbaraM.Kehm教授指出,歐洲博士生教育和訓練已經不再僅僅被視為對知識的沒有偏見的追求,新知識的生產成為重要的戰略資源。在歐洲,人們將博士生稱為“職業生涯早期的研究者”,授予博士學位的數量都有了客觀的增長[3]。越來越擁有博士學位的人將不再留在學術界,而是在大學和研究所之外的非學術勞動力市場就業。而對于博士生而言,僅限于學科范圍內的研究教育和適應學術性教研工作的技能對于非學術的勞動力市場就業是遠遠不夠的。在歐洲高等教育一體化和國際化的大背景下,歐洲大力推進博士生教育改革,組織機構、培養目標、培養方式、學習年限、導師管理等方面發生了深刻變化。其中一個重要方面就是多樣性。傳統純學術的博士生培養觀念已經制約了博士生教育的發展。為了適應多樣化社會發展需求,歐洲博士生教育供給出現多樣化的趨勢,除了傳統的學術型和專業型博士學位,相繼涌現出課程類博士學位(Taught Doctorate)、論著類哲學博士學位(PhD by Published Work)、“碩博連讀學位”(New Route PhD)、基于實踐的博士學位(Practice-Based Doctorate)等9種新型博士學位。歐洲博士生教育供給多樣化改革一方面是受到市場力量的大力推動,另一方面是歐洲政府相關政策引導的結果。5.以“學生”為中心以“學生”為中心的教育理念是由著名心理學家卡爾·羅杰斯于1952年首次提出。1998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世界首屆高等教育大會宣言中提出,高等教育需要轉向“以學生為中心”的新視角和新模式,以“學生”為中心的新觀念將會對高等教育教學的發展產生深遠影響[4]。在教育信息化和國際化浪潮的推動下,研究生教育正發生著前所未有的深刻變革,學生在高等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中的地位和作用日益凸顯,關注學生的利益、滿足學生的需求已經成為研究生教育發展的一個重要方面,并成為世界研究生教育發展的趨勢和提高研究生教育質量的內在要求。良好的人際關系是博士生成功的關鍵。香港大學的HugoHorta教授關注的是在博士生教育過程中,博士生對導師的專業滿意度和個人滿意度如何,影響因素是什么。HugoHorta教授采用定量分析的方法,通過對中國香港和韓國的兩所公立大學的調查發現:具有創造性思維模式的博士生對導師的專業滿意度更高;博士生對定期在國際期刊上發表學術論文、參加國際會議以及擁有強大國際研究網絡的導師的專業滿意度更高;博士生與導師的見面交流頻率越高,其對導師的個人和專業滿意度越高;博士生導師指導的博士生數量越多,博士生的個人滿意度越低。清華大學的HamishCoates教授認為在研究生教育發展過程中應該傾聽學生的聲音,關注博士生的求學經歷和就讀體驗,從而更好地進行研究生教育改革與發展。美國密歇根大學教育學院BrianP.McCall教授關注的是博士生的勞動力市場變化,通過對19982017年美國博士生培養與就業情況的數據分析,剖析了美國博士生勞動力市場變化及不平等加劇的內在動因,發現過去20年間,美國博士生人數呈現平穩增長的趨勢,同時美國平均薪資水平呈現上升趨勢,但是博士學位獲得者的薪資水平卻呈現小幅度下降趨勢且性別差異較大。

        三、中國研究生教育發展現狀與問題

        1.研究生教育規模不斷擴大,教育質量有保證但有待提升

        教育部學位管理與研究生教育司司長洪大用作了題為“以高水平研究支撐新時代研究生教育的新發展”的主旨報告。洪司長在報告中指出,70年來,我國研究生教育工作在摸索中前行,從無到有,從小到大,走過了艱難的歷程,取得了輝煌的成績,為我國各行各業培養了數百萬高層次創新型人才,在經濟和社會建設中發揮了應有的高端引領與戰略支撐作用。1949年,我國的研究生招生數僅為242人,研究生畢業數僅為107人,研究生在學數僅為629人。改革開放以后,我國研究生教育事業進入快速發展階段,1978年當年招收研究生10708[5],到2018年,我國在校研究生達到273.1萬人[6],成為名副其實的研究生教育大國。在規模不斷擴大、結構不斷完善的同時,研究生教育質量得到了保證。我國實行學位論文抽檢制度,教育部委托專門機構每年組織專家對博士學位論文進行抽查,抽查比例為10%,抽查結果顯示,合格率達96.2%,但也有3.8%的博士學位論文存在一定問題。從整體上看,我國研究生教育的發展呈現以下幾個重要特點:一是政府主導,這是我國研究生教育發展的最基本的特點;二是雙元制,雙元是指我國研究生教育有兩個教育主體,即高等學校和科研機構;三是快速發展;四是實踐創新;五是學術導向。清華大學教授HamishCoates提出中國博士生教育規模的擴大促使我們必須反思博士生教育的基本原則,在增加培養規模的同時進一步強調培養質量,從研究生教育大國邁向研究生教育強國。

        2.研究生教育從重管理到重培養

        國家教育咨詢委員會委員瞿振元教授指出,過去40多年來我國的研究生教育已經取得了歷史性成就,研究生教育的戰略地位逐漸確立并不斷提高。在當前我國的高等教育進入了普及化階段,我們需要重新思考研究生教育。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學的李軍教授從宏觀的、歷史的和文化的視角來反思中國大學的發展軌跡,在普及化階段,中國大學3.0版至少有四個核心價值和特征是顯而易見的,即院校自主、思想自由、知行合一的人文使命以及和而不同的多元性。過去40多年,我們在注重規模的同時,也非常注重質量,但是這種質量的保證很大程度上是依靠加強管理來實現的,例如從改革學制、中期考核、論文盲審,到國務院學位辦組織論文抽檢,都是從管理的角度來提高或者保證研究生教育的質量。但在這個過程中,我們要思考從研究生教育培養的角度做了多少?研究生是勞動力,科研的生力軍,還是培養對象?無論是從研究生教育本身的定位,還是從心理學心智成熟理論出發,我們都要將研究生作為培養對象來看待,只有注重培養才能實現研究生教育完整培養目標,克服實際工作中重管理輕培養的傾向。研究生教育應該培養什么樣的人?怎樣培養人?瞿振元教授認為我們就是要回答培養什么樣的高級專門人才和怎樣培養高級專門人才這一根本性的問題。為了實現研究生教育培養目標,我們要努力構建全面培養的教育體系,形成高水平人才培養體系,牢牢把握立德樹人的根本任務,統籌推進學科體系、教學體系、管理體系等方面建設。我們不僅要培養研究生具有專門知識、獨立從事科學研究的能力,還要培養研究生具有更加全面的綜合素質和能力,也要重視價值觀的養成。高校需要進一步明確高等學校以人才培養為核心帶動其他工作的內在邏輯,增強人才培養工作定力,下大氣力、苦功夫把高水平人才培養體系建設好。

        3.研究生教育結構不斷優化,但發展不均衡不充分現象依然存在

        結構決定質量,優化研究生教育結構是提升研究生教育質量的必然要求和重要途徑?!秾W位與研究生教育發展規劃“十三五”規劃》將研究生規模結構更加合理作為首要目標。目前我國已經形成了涵蓋13個學科門類、111個一級學科,包括博士與碩士兩個層次、學術學位與專業學位兩種類型的研究生培養體系[7]。發展不平衡主要體現在地區、校際、層次等結構上,體現在結構與需求不匹配上,不充分主要體現在整體質量還不夠高[8]。北京大學陳洪捷教授從類型結構的角度出發,探求專業學位博士生教育的發展背景、現狀、困境以及優化路徑。專業學位博士生教育的發展一方面是由于國家政策推動,隨著各行各業對高精尖復合應用型人才的需求的增長,傳統的學術學位博士生培養無論從數量上還是質量上都已無法滿足社會和市場對科技成果轉移和產業化的迫切需求;另一方面是傳統的學術型博士畢業生的就業去向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學術學位博士生教育主要是為高校、科研單位培養學術人才,但是近年的調查數據發現大量的學術學位博士畢業生沒有進入學術機構,而是流入了非學術市場。第三是國際經驗。我國專業學位博士生教育的發展主要借鑒的是美國,美國具有多樣化的專業博士類型,滿足不同行業和領域的需求。在政策設計方面,專業學位博士生教育在招生對象、培養目標與培養方式等方面與學術學位博士生教育存在較大差異,但二者并無高低之分,只是類型不同。但調查研究發現,各方利益群體包括導師、博士生、研究生培養單位等均對專業學位博士生教育的滿意度較低。因此,必須從制度層面改進專業學位博士生培養方案,促進專業學位博士生教育的可持續發展。首先,結構優化,突出專業學位的專業性和人才培養特色。專業學位博士生的培養目標要與職業相掛鉤,要讓行業更多地介入專業學位博士生的培養過程,由高校配合,行業主導,考核標準由行業制定,從而保證專業性。其次,模式創新,打破“產教壁壘”,鼓勵社會力量參與專業學位博士生的教學和培養過程。

        4.重視研究生教育研究,推動研究生教育事業發展

        教育部學位管理與研究生教育司司長洪大用指出,我國研究生教育已經實現了從小到大的歷史性跨越,進入了由大到強的新時代。在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期內,我國研究生教育的主題就是由大到強、由強到優。為此,迫切需要更加科學、更加系統的研究成果,來支撐、引導研究生教育事業的發展。從發展模式看,我國研究生教育走過了一個不斷摸索、試驗創新的時代,將要進入更加注重系統設計、科學規劃的新時代。在這個時代,加強研究生教育的科學研究就顯得愈發重要。新時期開展研究生教育研究,需要重點關注以下幾個研究視角。一是要把研究生教育自身的體系理清楚,把體系內各個要素之間的關系理清楚。研究生教育研究要有系統的觀點,要重視研究生教育體系內各要素之間的關聯性,不能只顧一點,不及其余。二是要把研究生教育放在整個教育體系中看。整個教育體系,從基礎教育,到職業教育和本科教育,再到研究生教育,是一個相互連接和貫通的體系。三是要把研究生教育放在社會體系中去看。教育系統不是封閉的系統,教育始終是在社會中存在和發展的。我們要始終著眼于教育與社會的良性互動來發展研究生教育。要精準識別社會需求,根據社會的需求來改革研究生教育的供給,充分發揮研究生教育對經濟社會發展的支撐和引領作用。四是要把研究生教育放在國際高等教育體系中看。在全球化的時代,沒有一個國家的教育是孤立存在的,各國教育的交流、開放、合作日益頻繁、深入,或者正在形成新的教育體系。所以我們要在國際體系中看待我國研究生教育的發展,要重視相互借鑒、相互學習。

        四、啟示

        本次會議的主題報告與討論,展現了“雙一流”建設、21世紀研究生教育改革與發展的新形勢以及中國的研究生教育發展狀況。放眼世界,現代化強國都是研究生教育強國,世界一流大學均具有一流的研究生培養實力,均以培養一流的研究生為重要標志和旗幟。研究生教育越發達,高端人才供給就越充分,科教融合就越緊密,科研育人機制就越完善,服務經濟社會發展機制就越成熟。沒有強大的研究生教育,就沒有強大的國家創新體系,沒有高質量的研究生教育,就沒有高質量的人才供給[9]。我國研究生教育的改革與發展要把握世界研究生教育改革與發展的新趨勢,借鑒世界研究生教育強國的成功經驗,加快內涵式發展,使我國由研究生教育大國邁向研究生教育強國。同時我們要加強理論研究,以高水平的研究支撐新時代研究生教育的新發展。

        參考文獻

        [1]習近平總書記在北京大學師生座談會上的講話[J].中國電子教育,2018(2):1.

        [2]顧明遠.世界高等教育發展的基本趨勢和經驗[J].北京師范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6(5):26-34.

        [3]科姆.博士生教育去向何方?——全球變化背景下歐洲的新舉措[J].北京大學教育評論,2007(4):66-74,185.

        [4]劉獻君.論“以學生為中心”[J].高等教育研究,2012,33(8):1-6.

        [5]梁桂芝,孟匯麗.中華人民共和國學位與研究生教育要事志(1949.101993.3)[M].西安:西安交通大學出版社,1994:187.

        [6]王戰軍,張微.70年探索奮斗:中國研究生教育發展規律與啟示[J].學位與研究生教育,2019(9):43-48.

        [7]王戰軍,喬剛.改革開放40年中國研究生教育的成就與展望[J].學位與研究生教育,2018(12):7-13.

        [8]杜占元.深化研究生教育改革,推動內涵發展再上新水平[EB/OL].https://www-moe-gov-cn.e2.buaa.edu.cn/s78/A22/moe_847/201804/t20180417_333427.html.

        [9]黃寶印,王頂明.繼往開來,堅定自信,促進研究生教育高質量發展——紀念研究生教育恢復招生40周年[J].研究生教育研究,2019(1):3-7.

         

        來源:《學位與研究生教育》2020年3月

         

         

        版權所有: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研究生院 2012

        国产乡下三级全黄三级,人善交VIDE欧美,黃色三級片请播放,A片无限看欧美AV